您的位置: 厦门资讯网 > 健康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十四章-禁术入魔

发布时间:2019-09-26 03:47:26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十四章:禁术入魔

“殿下,陈骆传来消息,时机已到。”

“出发。”

东曳国内,墨枭盟弟子得令后,士气腾腾,仍天真地以为自己的帮主即将登基,而他们将成为为新皇打下天下的人。

而南澄太子率领军队已经到达了东曳国边境,势如破竹,以摧枯拉朽之力扫荡了东曳边境本就打得两败俱伤的东曳军队和墨枭盟。

而残余成为俘虏的人只能眼睁睁看着南澄大军向皇城进攻而去,此时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皇城内早已变天,昏庸无比的皇帝被墨枭盟弟子刺死,陈骆带领墨枭盟弟子攻进了皇宫,卫兮晚派人趁乱将后宫的兰妃接走,并让他们等帮主到来。

可他们等来的不是他们的帮主,而且南澄国浩浩荡荡的大军。

“你怎么回来了?”卫兮晚正坐在墨堂那曾经湮恒的位置上,看着走进来的陈骆很是意外。

“湮恒呢?”陈骆进来便问。

“地牢里,怎么了?”

“你果然还没有杀他?”陈骆似乎早就料到,她不会那么轻易杀了湮恒,“我去看看。”

说罢,便转身往地牢去

芙京国师凤归来  第十四章-禁术入魔

,卫兮晚微愣了一下,立即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紧紧跟了过去。

“你们两个……呵……”湮恒抬起头看着进来的卫兮晚和陈骆,嘴角带着一抹自嘲,他被锁住手脚,再加上药性,已经是插翅难飞了。

“卫兮晚,你欺师灭祖,自己害死了大泽帮的人,站在又来害墨枭盟,真是天煞孤星……”

“闭嘴!”卫兮晚尚未开口,陈骆便已经打断了湮恒的话,“你打算怎么处置他?”陈骆转向卫兮晚,只见她一脸平静地看着湮恒,倒也没有因为他刚才说的话而动怒。

“是你,将大泽帮灭门,而今天你墨枭盟的下场只是天道轮回,报应罢了。”卫兮晚说的声音不大,却字字落下都铿锵有力,眼含凌厉。“杀人就该偿命,但我不会亲手杀了你,我会把你交给南澄太子。”

话语一落,陈骆甚是意外,他之所以回来,就是怕卫兮晚不忍下手杀了湮恒,就如同杀子葵一样,因此他想着必要时就帮卫兮晚动手,以免拖的时间一长,湮恒身上的药性逐渐变小,恢复了功力。

没想到她不杀湮恒是为了将他交给太子殿下,这确实为妙招,无论对太子而言还是卫兮晚都是甚多益处。而湮恒若交到太子王承宸的手里,亦是必死无疑。

“把你交给南澄太子,既帮太子笼络了人心,我也不必背负亲手杀死帮主的罪名,再好不过了。”卫兮晚走近到湮恒面前,与湮恒恶狠的目光对视着,似要穿透他的愤怒,试图寻得他眼里深处的悔恨和恐惧。

但并没有,卫兮晚不再看湮恒了,转头看向了陈骆,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来,整个人顿了顿,眼睛溜溜地转了一圈,继而便说:“陈骆,跟我来。”

天曜山上卫兮晚唯一没去过的地方,就是眼前的墨枭盟禁地,一个湮恒不许任何人靠近的山洞。这是湮恒练功的地方,平日里有一层他内力形成的结界在此,若是强行闯入,必然会惊动他。而如今他已无反抗之力,就算惊动了,他又能奈何。

“帮个忙,打开这里的结界。”卫兮晚知道自己内力不足,无法撼动结界,但陈骆可以,他内力比她强太多了。他既然回到了天曜山,正好借这个机会打开此处。

“你还真是好奇。”陈骆带着点笑意说,他可没有这个兴趣,“不过太过好奇也不一定是好事,你要注意安全。”

说罢,便瞬间跃起,挥剑划破了结界,因与结界内力的冲撞,落地时气息亦已经有些许不稳,“我就不进去了,你要闯进了这里,不知道湮恒会不会有异动,我去看着他,你自己小心点。”

“行,多谢,那我便进去了。”卫兮晚拱手向陈骆道谢后,便转身进去了这个她一直都好奇的地方。

被锁在地牢的湮恒忽然感觉到内力一股异样,立刻知道卫兮晚和陈骆闯进了那个山洞,一股不安陡然升起。

山洞不大,但里面却异常寒冷,卫兮晚认真走了一圈,打了好几个哆嗦,除了满石壁的那些看起来没什么用的修炼的书籍,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东西。

到底是什么让湮恒要用结界去守着,不让别人靠近呢?卫兮晚想着,便走到了山洞中间,坐到了地上的一块光滑石头上,若湮恒平时便坐在这里练功,那这个角度……

轰地一声,卫兮晚刚坐下的那块石头感受到了重量,竟然缓缓从地下升起了一个木盒子,一个透明的瓶子与一本残旧的书,静静地躺在里面。

“这是什么东西?”卫兮晚嘀咕着拿起了透明的瓶子,瓶子里有一股黑色烟雾般的东西在飘动,看起来很是奇怪。

书却是已经泛黄而且破旧,看得出来是经常被人翻阅,那么湮恒就是经常看这本书了,卫兮晚拿起书,只见书面上只有两个字:禁术。

大概翻阅了一下,却看得不太懂,而且书页后面竟然还有空白页。卫兮晚便合上了书放下,拿起瓶子歪着头看来看去,只稍稍犹豫,便一把拧开了盖子。

卫兮晚本只是想闻一下味道,却不料瓶子没黑色的烟雾竟如有生命般嗖地一下飞了出来,噌地一下竟钻进了书中。

原本空白的页面立即被填满,甚至连同前面的页面也多了很多详解。卫兮晚惊奇之余,立即拿起书认真地看了起来。

虽然说是禁术,她也要看看是什么禁术。

日落了,卫兮晚还没有回来,陈骆在地牢里看着湮恒,心里却愈发地不安,便吩咐了其他人看守,前去寻找卫兮晚。

此刻卫兮晚浑身颤抖,身体内似乎有什么力量在蠢蠢欲动,她却压抑不了也无法控制。跌跌撞撞从山洞里扶着墙走了出来,刚好看到前来的陈骆。

“你怎么了?”陈骆见卫兮晚有异样,便想上去搀扶,不料却被她用力一把甩开。

“别碰我!”卫兮晚大声吼到,她控制不了自己,更不敢保证陈骆靠近她时她会做出什么事。

陈骆感受到卫兮晚浑身开始逐渐散发着一股阴冷之气,而身体也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去找湮恒。”卫兮晚咬着牙说罢,便强忍着不适之感跑向了地牢。

“你……你竟然…练成了禁术?!”湮恒一见冲进来跌倒在地上的卫兮晚,便失声喊到,“不可能,我练了那么多年都没成功,你怎么可能……”

“什么禁术?”不等他说完,卫兮晚便已经站了起来,用已经如寒冰般冰凉的手掐住了湮恒的脖子,“说清楚!”

一股如地狱般的气息从卫兮晚身上传来,她的眼神早已变得充满了杀意。陈骆站在地牢门口,见状手里不由地紧紧握着剑柄。

卫兮晚死一般盯着湮恒,却见到了他眼里浮现了一丝恐惧。手上的力度不自觉地加大,湮恒已经呼吸困难而说不出话了。

“兮晚,放手他才能说!”陈骆在一旁虽然有些许害怕,但仍旧担心卫兮晚失手杀了湮恒,那她自己究竟会变得如此便无人可以解释了。

听到陈骆的喊话,理智稍稍回笼的卫兮晚轻轻松开了手,而此时丹田处竟然一股温热气息直至掌心,瞬间掌心似有引力般再次不由自主地掐住了湮恒的脖子。

准确来说不是掐,是吸。只见湮恒身体瞬间僵硬,而体内的内力竟开始大量流向了卫兮晚的身体。

卫兮晚只觉得原本的一股空虚逐渐被填满,身体也不再冰冷而开始逐渐温热起来,可是她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手停下来。只能一直吸取着湮恒的内力,直到丝毫不剩,手才放了下来。

放下手的一瞬间,卫兮晚便感觉到一股与刚才截然不同的不适,刚抬起头想问清楚湮恒,却听见陈骆惊呼出声。

“兮晚,你……你的眼睛……”

双眼血红,犹如鲜血浸染一般,就连同瞳孔和唇也是血一般的妖艳之色。

卫兮晚见陈骆万分惊吓的表情,再看湮恒已经昏迷,便欲冲出去照镜子。走到房门前,伸手一推开门,却不料门像是有巨大的力量冲撞,竟然整个飞了出去。

怎么回事?卫兮晚看着自己的双手,她似乎已经隐约知道了。镜子前的卫兮晚,双眼血红,一身杀戮的气息,与曾经湮恒身上的杀气竟然一模一样。

她起初不知道那是什么禁术,便拿起书看,天赋极高的卫兮晚竟在一天之内顿悟了这种能吸取人的所有功力的禁术。而同时,她吸取了湮恒身上的另一种禁术,那便是噬魂术。

同时存在着两大邪术,在卫兮晚体内冲撞出了更加巨大的力量,她身上的邪气与阴气早已经非常人所比。但她身体尚未修炼到可以承受住湮恒的所有功力,若三天之内不将功力消去,那卫兮晚将会爆体而亡。

但卫兮晚此刻并不知道这么多,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完全变了,陌生不已,如魔鬼一样妖艳而可怕。

理智尚存的卫兮晚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身跑出了房间,来到了偷偷藏着子葵的废弃小山洞。

身体已经基本恢复的子葵,被陈骆用结界封在此处,卫兮晚轻易一挥结界便破裂。

子葵感受到熟悉的气息,以为是湮恒知道了一切。前来救她,便开心地跑了出来。却见卫兮晚带着一身杀戮之气,如修罗般走了进来。

“卫……你……这是怎么回事!”子葵察觉到了巨大的不妥,“你把帮主怎么了?”

“子葵~”卫兮晚轻轻喊了一声,发出的声音却冷冽而阴森,让子葵不禁打了个冷颤。

遂宁性病
遂宁性病医院
遂宁性病医院费用
遂宁性病医院哪家好
遂宁性病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