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厦门资讯网 > 体育

道圣 第206章 练器师跑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7:12

道圣 第206章 练器师跑了?

无度静谧如花,于银杏林前站。

眸中有笑意涌现,本是要安慰王烁几句话,却不想来了之后,倒是说了一些其他的话。

前方人影已经消失不可见,她微微转身,于瞬息间已经入了照月寺。

牛柏与王烁并肩而行,低笑道:“金刚菩提子拿来看看。”

王烁探手入怀,取出木盒,手指轻动将其打开。里边有一枚大小如核桃的东西,其上纹路清晰,瑰美绝伦,透着不俗的气息,色彩为玉白色。

王烁看了一眼,递给牛柏,“不懂这个。”

“听说这东西可是真正的好宝贝。”

牛柏低笑,右手相握,有道气涌动,猛地用力,顿时吓了王烁一跳。

牛柏摊开手掌,金刚菩提子完好无损。于手中把玩了一下,递给王烁笑道:“厉害吧?”

王烁讶然,一手抱着小轩,又接过拿在手中,用力捏了一下。当真是坚硬如铁,便是全力也难损丝毫。当下不由无奈道:“那这东西到底是干嘛用的?”

牛柏摇头道:“佛宗的事情谁搞的清楚?反正呈现玉白色的金刚菩提子,必是上等之物。好像是可以入药?具体就不太清楚了。”

这是佛宗门派的事情,外人难以知道的太详细。

牛柏扭头向后看了一眼,“你说我们两个道宗门派的人来照月寺,这可能真是稀奇的事情了。除了一些强者会有这样的行为,别的人见面不打起来,就算是不错的了,更别提入寺了。”

王烁收了金刚菩提子,笑道:“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看这不妄住持也挺好的不是吗?”

“可算了吧,能够坐这个位置的,岂有善茬?”

牛柏摇头,对不妄住持多有看法。

两人回到了衍灵城,当夜无事。

第二天一早,诸人继续赶路,直奔残龙山。

上了残龙山,洞窟大开,却没一点动静。王烁率众入内,空空如也,哪里有练器师的身影?

到了巨大的火炉前,其中的火焰,早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熄灭的,四周也到处都落满了灰尘。

“卧槽……”

王烁心底一突,这是什么意思?

牛柏找了一圈,胖脸一阵抖动,“跑路了?”

王烁面色一阵难看,心里那真是肉疼啊。

龙晶啊,师尊给的龙晶啊。还被练器师拿走了三滴真龙血,这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对方竟然跑了?

王烁嘴唇都开始发抖,“不是都说炼器师的信誉都非常好吗?这……这他娘的算怎么回事?”

牛柏的脸色也很是不好,这事可玩大了。

王烁发呆,回想那个时候自己还和练器师侃侃而谈,阐述自己想要的武器。现在好了,什么都没了。这里也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很明显是练器师自己走的。

“他娘的,这孙子。”

牛柏啐骂一声

,“炼器师中也出了个败类。”

王烁有气无力的摇头,自己的武器都快不能用了,现在练器师又跑了,他王烁该怎么办?

牛柏眼睛一扫四周,骂骂咧咧道:“把这里搬空,怎么也要弄个同等的价值。”

王烁满嘴苦涩,上次翻腾出一堆宝器,就已经算是把好东西找完了。

牛柏直接下手,在一堆武器中开始寻找。

“找到了,一柄下品宝器。”

牛柏叫道,将一把剑插在地上,“小轩,小露你们一会一人拿一把。”

话落,又开始翻了起来,几乎把所有放东西的地方都翻了个底朝天,才又找到了两把剑。

王烁不断摇头,这些东西哪里能够弥补他王烁的损失啊。

牛柏到处走动着,等了一会出了洞窟,找到了一根数米长的蔓藤又走了进来。

王烁不解道:“你这又是要做什么?”

“咱不能够就吃这哑巴亏啊。”

牛柏将蔓藤放在地上,开始把一些品相好的中上品凡器往上放,不一会的时间就放了上百把,洞窟几乎都被他扫荡的干干净净。

“我也不说啥了,就算平均一把卖五百吧,这一百把咱也能卖个五万两黄金了吧?”

宝器自然不卖了,也就是三把而已。

牛柏冲王烁掰着手指头算了起来,“到时候有了这五万两,你也可以找个下家,想办法再弄个差不多的武器。反正,这亏不能吃。”

王烁蹙眉,“这有些不太好吧?”

“你管他呢,他都不要脸的跑路了,还有什么好不好的?”

牛柏呸了一声,“要不是打不过他,我现在就想去弄死他。”

话落,大力背起一堆武器向外走去。

王烁只好跟上,得了武器的小轩与小露跟在后边,很是兴奋。

出了洞窟,牛柏又道:“老王,弄个道气手雷炸了这破地方,解解气。”

王烁还真有那个想法,但是想到深处还是摇头道:“算了,没必要了。要真是跑路,估计这地方他也不会回来了。”

他心底只有一句话:“练器师,我去你大爷的!”

几人下了山,牛柏把武器往马车上一扔,“找个地方卖武器去。”

王烁只好同意,来的时候还满怀欣喜,现在真是有想骂娘的冲动。离开了残龙山,转道向东南方向奔去,那个方向是惊风门,仓木门所在的大概位置。

数天后,一道壮硕的身影落在残龙山上。

练器师背着一个铜盒回来了,迈步进了洞窟,好一会又走了出来,满脸疑惑,再过一会又走了进去,连续数次,这才确定了,这就是自己的家无疑。

“我的东西呢?”

“我东西呢?!”

练器师眼睛瞪的浑圆,那洞窟空空如也,除了几把牛柏看不上的兵器散落在地,就只有桌子椅子和那个巨大的火炉了。

那些武器,可都是他用来重新熔炼,再继续锻造武器用的。

“兔崽子,都偷到我头上来了。”

练器师脸色一阵难看,“要是让我知道是谁,非把手给剁了不可。”

练器师走到火炉前,陡然间周身有炽盛的火属性道气涌动,全数落在了火炉之中。

“轰隆!”

火炉震动,刹那间燃起了熊熊大火。

练器师将背后的铜盒取下,打开之后,里边有一把奇异的兵器,似剑非剑。

练器师伸手握住,刹那间兵器快速变化,化为一只雄鹰冲入到火炉中,于火焰中飞舞。

“最后一步了。”

练器师沉吟,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里边装有真龙血,随着瓷瓶的打开,血于火中化龙,径直冲向了雄鹰。

“还算不错,那小家伙到时候肯定会哭天抢地的感谢我的。”

练器师频频颔首,满眼喜色,这是他的作品,非常得意的作品。

“总的来说,也不枉我到处跑了。”

“老王!”

街道上,兵器铺前。

牛柏喜滋滋的道:“怎么样?你就说怎么样?”

王烁看着牛柏手中厚厚一摞金票,真是无言以对。

整整卖了八万两黄金!

这还是对方压价的结果,如果是自己卖的话,相信可以卖的更多。就算是同品的凡器,练器师做的也比别人要好的多。

牛柏将金票塞到王烁手中,“别郁闷了,就自认倒霉吧。等以后实力比他强了,就先打他一顿出气。”

“那还能够说什么呢?”

王烁无奈摇头,将其中一半金票递给了牛柏,“仓木门也需要钱。”

牛柏摆手道:“可别,这便宜我就不占了。”

那么一块龙晶,就是拿出去卖可以卖多少钱?

完全是以万为单位的往上增啊,如今到手八万两黄金,如何不让人心酸?

王烁沉吟,当下又找了个地方买了三百枚培元丹,宗门价格是五十两黄金一枚,但是在外边,市场价就是八十两黄金一枚了,三百枚就是两万四千两黄金。比在天威城买,简直便宜太多了。

破梏丹王烁没敢买,宗门价格千两黄金,在外边卖一千五百两,而自己如果再用的话,一次性需要五枚了,那就是小一万两了,想到惊风门现在的情况,小轩与小露之后都需要钱,便打消了这个念头。另外,王烁又买了一瓶妖气散,花了三千三百两黄金。

“这钱花的。”

王烁喟然长叹,修士来钱快,可这钱花的速度也简直是吓死人。

而三百枚培元丹,要真的是正常使用的话,其实也坚持不了多久,眼见着到手的钱快去了一半了,不免唏嘘不已。

“所以说,不当家不知钱难赚啊。”

牛柏摇头,“培养下一代太费心费力了,而且还未必落的好去。”

“先回仓木门吧。”

王烁收了所有东西,之后就该去找皓月天狼了。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

武汉治疗白癜风医院
巢湖癫痫病医院
娄底妇科医院哪家好
威海白斑疯医院
巢湖癫痫病医院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