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厦门资讯网 > 时尚

精神病患者被医护暴打内幕调查

发布时间:2019-11-26 16:07:50

精神病患者被医护暴打内幕调查

到底:《辽中县精神病院患者被医护暴打》

闪回:近日,一则精神病院的患者被医护人员暴踹成高位截瘫的视频在上热传。视频称,爆料友的哥哥到辽中县精神病医院入院治疗,第二天就被精神病院的医护人员打成高位截瘫。而医院没有将这一情况通知家属,也不给治疗,直到家人探望时才发现,并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机,给家庭带来沉重负担。

一年前,一个精神病人入住辽中县精神病医院。一年后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遍体鳞伤。

一年前,此事件在与家属协商后一次性赔偿35万元。一年后,不满的家属将打人视频发布到上引起轩然大波又是为何?

精神病院负责人昨日回应:赔偿35万元已经一次性解决了,后来家属还要再赔50万元,接受不了。

家属气愤地称:因为整个暴打事件中,除了两人受到法律制裁,还有很多人应该承担,从来没要过50万元。

昨日,辽中县委针对此事做出回应:此案起诉到县人民法院,将于近日开庭审理。

送进精神病院盼其治好回家过年

昨日中午,在鞍山市台安县恩良医院的病房里,找到此事件的受害者。

他叫赵彦莉,今年41岁,就是在视频中被殴打的患者,现躺在病床上瘦得已经皮包骨头。而5年前他还是一个170斤的壮汉,现在瘦得只剩下80斤。

赵彦莉事发之前居住在鞍山市台安县桑林镇高家村。弟弟赵彦国介绍,在送进精神病院之前,哥哥还有说有笑每天在小卖店门前看热闹玩扑克。

赵彦国说,2014年1月4日,一家人眼看着快要过年了,就决定将哥哥送进精神病院治疗一段时间,好在家过个年。当时送他去精神病院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不爱吃药,不爱在家待着,总出去,还哭,主要是想去世的父亲。我妈天天得跟着他,我们还怕我妈出点啥事。所以就合计送他去医院。姐姐赵艳辉说。

赵彦莉当时是被辽中县精神病医院的车接走的,赵彦国还清晰地记得是上午不到11时,他目送着接哥哥的车开走了。

哥哥被接走的地方就是村头小商店的门口,平时哥哥就爱在那里看别人玩扑克。

送入医院几天发现哥哥遍体鳞伤

2014年1月9日,赵彦国坐车去辽中县精神病医院看哥哥。接待人员告诉他:赵彦莉吃饭呢!等会儿!

过了一会儿,他却看到哥哥坐在轮椅上被推了出来。当时他眼睛也青了,脸也肿了,手也动不了了。赵彦国说。

当时赵彦国就问医护人员伤从何而来?得到的答复是:在病房朝女护士脱裤子,女护士一喊,被患者给打的。

气愤的赵彦国当即要找院长,他想弄清楚一件事:为啥我哥被打成这样,也不给治疗,也不通知家属。

赵彦国俯身问坐在轮椅上的哥哥到底发生了什么,哥哥告诉他:给我买双皮靴子,我身上像过电似的赵彦国后来分析,那时候哥哥应该是浑身疼痛难受产生的错觉,以为自己过电了。

经过协商双方私了医院赔偿35万

随后,精神病院相关人员和家属一起带着赵彦莉去辽中县以及沈阳的几大医院进行检查,赵彦国在2014年1月10日到当地公安机关报案。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和辽宁省人民医院给出的诊断结果是:颈椎骨折和肋骨骨折。先去的是医大一院,当时就检查的颈椎,后来回辽中县精神病医院后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我哥又掉了4个手指甲。赵彦国回忆。而且从11日开始,我哥就高烧不退,最后在辽宁省人民医院检查才得以确诊,肋骨也骨折了,而且胸腔有积液。

2014年1月17日,经过协商,医院一次性给赵彦莉赔偿35万元,并继续给予治疗。在患者手中,看到了家属与医院签署的赔偿协议。协议中写明:患者在甲方(辽中县精神病医院)住院期间受伤造成颈椎骨折、脊髓损伤、肋骨骨折。双方共同协商达成一次性赔偿金额人民币35万元,家属自愿要求在甲方继续治疗精神疾病及目前疾病,并表示若因此发生的一切后果如:病情加重、甚至死亡等均由家属负责,不追究甲方任何。甲方利用现有技术和条件继续给患者治疗及生活护理乙方领取甲方支付的一次性赔偿后,若又以任何理由向甲方提出任何费用和要求的,乙方应当退还甲方为解决本事所付出的全部费用本协议为一次性终结处理协议,双方当事人应以此为断,不得再以任何理由纠缠,乙方保证不追究甲方任何民事、刑事、经济等。

辽中县卫生局调查后对此事做出处理

2014年4月,赵彦国将此事投诉至有关部门,辽中县卫生局在调查时发现辽中县精神病医院存在以下问题:

1.打人护士张某注册地点为沈阳市急救中心,未办理执业地点变更手续,属非法执业。

2.辽中县精神病医院诊疗科目未设置内科,在给患者赵彦莉治疗期间,使用内科药物及处置方法,属超范围执业。

3.辽中县精神病医院医务人员殴打患者致伤存在严重的医德缺失问题。

针对以上问题,辽中县卫生局于2014年4月28日决定对辽中县精神病医院做出如下处理:

1.根据《护士条例》第二十八条第(二)项,允许未依照《护士条例》规定办理执业地点变更手续的护士在本机构从事诊疗技术规范规定的护理活动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主管部门依据职责分工责令限期改正,给予警告,逾期未改正的,根据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规定的护士配备标准和在医疗卫生机构合法执业的护士数量核减其诊疗科目,或暂停其6个月以上1年以下执业活动之规定,决定给予辽中县精神病医院警告,并责令限期改正处理。(张某案发后已离开辽中县精神病医院)

2.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八十条:除急诊和急救外,医疗机构诊疗活动超出登记的诊疗科目范围,情节轻微的处以警告;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责令其限期改正,并可处以3000元以下罚款:超出登记的诊疗科目的诊疗活动累计收入在3000元以下;给患者造成伤害之规定,因辽中县精神病医院治疗赵彦莉内科疾病未收费,所以对其处以3000元罚款。

3.责令辽中县精神病医院加强对医务人员医德医风教育,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4.辽中县精神病医院与患方存在的纠纷问题,建议患者通过辽中县卫生局医疗纠纷调解部门解决。

精神病院:家属还要50万我们接受不了

在辽中县六间房乡,辽中县精神病医院张姓负责人接受了的采访。

: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负责人:打人的分别是医院的护士和护工,当时因为赵彦莉骂了工作人员后被他俩还有两名患者给打了。事发后,医院带着患者去各大医院积极治疗。在此期间,家属有私了的意思,开始要80万,后来协商到35万,这事就私了了。赔偿完后他们又提出额外50万元赔偿,我们医院承受不了。

:出事以后上报卫生主管部门了吗?

负责人:当时我们合计私了了就不给上级部门添麻烦了,就没上报。

:为什么家属要在2014年4月4日接赵彦莉出院?

负责人:因为赵彦莉睾丸处的肿物属于外科治疗范畴,我们医院治不了。

:你们没有内科的资质为什么使用内科药物及处置方法?

负责人:我们有中医科,我们按照中医科给看的。

:打人的护士和护工是否具有相应的资质?

负责人:打人的护士有护士证,但并未注册在我们院,注册在急救中心。但因为他喜欢这个工作,我们精神病院也在给他积极办理之中,可他护士证下来不到一年,暂时办理不了。

:签完赔偿协议后,护士和护工在上班吗?

负责人:签完协议以后,他俩就不在原岗位工作了,脱离了一线岗位。

:打人时,现场还有其他人吗?有人制止吗?

负责人:当时还有一个女护士,他们三个人一个班,出事后那个女护士也离开医院了。

:监控录像室有人值班吗?为什么没看到?

负责人:监控室夜间没有人,白天会有人查看。但这个为什么没看到不知道。

:医院会怎么处理此事?

负责人:我们医院在出事的时候没推卸,但他们要50万元,我们接受不了,我们等待法院的判决。

辽中县委:此案已诉至法院近日将审理

昨日下午,辽中县委宣传部针对此事发出情况说明:

经查,患者赵彦莉,男,因患精神病于2014年1月4日入住辽中县精神病医院,属低保户,享受免费就医。入院后,按照精神病患者治疗方案进行正常治疗。1月5日晚因患者当面谩骂侮辱护理人员,被两名男护理人员打伤。

2014年1月9日,赵彦莉的弟弟去精神病院探望,发现哥哥被打,与精神病院交涉后,双方立即到县、市、省医院检查,诊断为颈椎损伤、肋骨骨折并伴有发烧。

2014年1月17日,精神病院与赵彦莉家属经协商达成赔偿协议:精神病院一次性赔偿赵彦莉35万元,赵彦莉家属自愿要求在精神病院继续治疗精神疾病及目前疾病,并表示若因此发生的一切后果均由家属负责,不追究甲方任何。甲方利用现有技术和条件继续给患者治疗及生活护理,但不保证治疗效果(赔偿协议第二条)。

在精神病院继续治疗期间,发现患者睾丸处有一小肿物,医院通知患者家属,4月4日,患者家属同意出院治疗,目前在台安县恩良医院治疗。

2014年11月4日,患者代理律师到县卫生局医疗纠纷调解办公室提出就患者被打后,住院治疗期间医疗行为进行调查处理,并口头提出调解意向,要求再赔偿50万元。院方认为患者在台安县恩良医院治疗花费3万元,50万要求太高,不同意调解。

在此期间,辽宁仁和鉴定所受辽中县公安局委托对被害人损伤程度进行鉴定。2014年5月29日,辽宁仁和鉴定所关于被害人赵彦莉损伤程度的鉴定意见为:赵彦莉颈椎骨折脱位合并脊髓损伤致四肢瘫的后果评定为重伤一级;右侧第2、3、4肋骨骨折为轻伤二级,辽中县公安局于当日立即立案,对犯罪嫌疑人于某、张某展开抓捕。(监控录像中另两名参与打人者为住院人员董某、刘某,经省精神卫生中心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两人具有限定能力,另案处理。)犯罪嫌疑人于2014年6月18日被辽中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2014年12月29日,辽中县人民检察院将此案起诉到县人民法院,将于近日开庭审理。

王鹏

对话赵彦国

还有人没追究

:为什么事发一年后在上发布视频?视频资料来至那里?

赵彦国:视频资料是律师给我们提供的,是我发布到上的。

:为什么签订赔偿协议后过这么久又要维权?

赵彦国:签订赔偿协议的前提不是我们家属拿到35万元的事,我们收钱的前提是辽中县精神病医院继续给我哥治疗。他们开始那几天治疗还行,有专人照顾,给我哥换了单间。但没多长时间我哥又换到了大房间。护理都让其他患者给做,由于病情加重,我们没办法2014年4月4日把我哥接出来到其他医院看病。

:是否又向医院要50万元赔偿?

赵彦国:我们绝对没有提过再要50万元赔偿的事,后来我和律师去和县卫生局谈的时候,就是请求尽快解决此事,根本就没提钱的事。而且,我们家属再次找这件事,就是因为仅仅两名打人的护士护工受到处理了,其他的人没有承担一点的。

昨日下午,被打伤致残的精神病患者赵彦莉在家人的陪护下艰难地做翻身动作,溃烂的背部依稀可见骨骼。本版图片均由王迪摄昨日下午,赵彦莉的老母亲哭诉儿子的遭遇。

情感
通讯
家居优品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